就那样走着走着,人就不见了。

楠语总是觉得那个人一直陪在他身边,跟的紧紧的一步也没离开过。

然后呢?

楠语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镜面不发一言,看着镜面里的自己表情从平静到戏谑到愤怒最后缓缓蹲下抱住膝盖啜泣着。

然后呢?然后他开始仗着自己被爱着为所欲为。先是承认与女星的绯闻为那个三线艳星炒热度,又被爆出与老总女儿的恋情,再是和高官之女的婚外恋。

“可是…可是我也只是想让她对我撒撒娇,像那些女孩一样……”

“但是你确实做了,那些事,你都做了。”

熟悉的,微微有些沙哑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楠语紧盯着镜面。

不像他平日里厌恶的,毫无存在感宛如人偶的徐姜,镜里的徐姜满眼悲伤,双臂紧抱着自己,略微...

 
05 Aug 2019

日常(死

灵苍:今天吃藕夹?

幼圆:啊??啊……好啊【不自在

灵苍:当自己家就行了,不用客气。

幼圆:嗯!【笑

阿白:嗷嗷嗷嗷!!!!【疯跑

灵苍:【伸腿(绊

灵苍:你们两个先去玩会游戏?电视柜里有X-BOX,让阿白帮你弄,你们小孩子的东西我不大会用【走开

阿白:看朕杀你个人仰马翻!哈哈哈哈!!【颠狂状(爬起(跑开

幼圆:……【懵


ard:Earth最近又想做什么?

L:不清楚,不过他们应该把那个小姑娘带走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又回来了。

ard: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从树上下来,丢脸。

L:我靠我下去等你家狗咬死我吗?

ard: Eric,回来。

大黄 Eric:嗷...

19 Jan 2017

之后【伍】

魔王发火了

不论平日里妖精怪物们如何搞怪作乱

魔王也会陪着大家一起玩闹

这次不一样


上界的守界军突然闯进下界

进行了一场屠杀


是真的想赶尽杀绝啊

魔王抖着手说出这句话

Nany早已哭喊着要去上界杀了那帮狗货

一只年龄很大的藤妖控制着他

蛇女漂亮的蛇尾被砍成了几节

鹿女那对可爱的鹿角连着她的头消失不见

蝠魔的尸体遍布在大殿之上血液浸染着那些华美的雕饰


Sun拎着挂在架子上的那柄长枪冲着界门大吼

黑色鱼尾上沾满金色的血液

人鱼族最强悍的将领的后人终将继承血脉中的力量


嘴角溢出的鲜血和嘶哑的吼叫昭示着他将失去声音

失去了声音的人鱼

Sting还没教...

18 Jan 2017

日常(叁

魔王:Sting啊,能不能给我留桶水啊?

Sting:给【海边挖沙用玩具桶

魔王:……

魔王:孩子长大了就不要爹爹了——嘤嘤嘤【哭天抹泪

Sun:??

Nany:这都不错了好吗。上回缺水我在池子里舀了一盆,差点把我撵出去半里地【碎碎念


L:遇魔不淑啊……【斜眼看楼上(奔跑

大黄:????【去你妈的给我换名

ord:咬!大黄上!!

L:别撵啦!!【气喘吁吁

大黄:汪!【你让他给我换名我就不撵

L:狗说话了??!!!【懵

18 Jan 2017

瞎编(柒)

那么

你希望我说什么?

我的朋友?

抱歉,从一开始你就是颗卒子。

没有为什么。

我开心就好啊。

随意的排兵布阵,随意的进攻防守,随意的出谋划策。

都无所谓啊——

没有输赢,没有结果。

你过了河与不过河结果一样。

下到一半的残局,只不过是即兴过后的产物。

对啊,一丁点的用处也没有。

你的死活无关于我。

我唯一感兴趣的只有下一局游戏。

你会是棋子,还是下棋的人呢?

17 Jan 2017

回忆(三)

两个家伙吵了半天,甚至连武器都掏出来了

而河水已经漫过堤坝,汹涌而至

小姑娘像是没看到漫过脚腕的水一样,拎着手里的钢管就把小男生挑上了天

Thief收好了自己的画跳到高处看这场单方面的殴打

“阿白你欺负人!!”

“呸!幼圆你个混蛋!我今天的那份零食被狗叼走啦?!啊!”

“不就两包小饼干吗!”

“我这一天就靠那两包小饼干活着!你给我交出来!”

“不!”

水面已经没过膝盖,两个人还在水里吵吵嚷嚷

“竹染你快点!”

Thief站在楼顶大喊,上面叫他们来把这个小姑娘带走

顺便查一下他们的那个邪教组织

毕竟越界是很严重的事

“笼,锁。”

“走吧”

两个人连着笼子和地面上的...

15 Jan 2017

瞎编(陆)

做了个怪异的梦

————————————————————————————

收拾好物品,穿上大衣出门。

周四,第一节课数学。

不用听,可以把昨天的画弄完了。

总觉得忘了什么,但也什么都没忘。

像往常一样来到学校。

是怎么来的?步行?乘车?好像都不是。

不想了,没用。反正都到学校了。

收拾收拾书包,放学回家。

今天做了什么?记不清了。

不想了,记不起来就记不起来。

放学怎么没人啊?大门在哪?

好像有什么没做?啊,不管了。

大门在这边吧,那个人谁啊?

啧,挂在树上?什么鬼?

怎么都挂起来了?

什么玩意?都不认识啊。

回家吧,老弟要回来呢。

快回家。回家。

什么...

 
07 Jan 2017

之后【叁】

Nany很喜欢那只人鱼

傻傻的,会捞糖给Nany吃

魔王在水池底铺了厚厚一层糖

说是有情趣

有个鬼的情趣!Nany一边含着糖一边想着

Sting说过很多次,不要让Sun吃太多的糖

Sun最近在蜕皮

蓝色的鱼尾从尾尖到腰部逐渐变黑

Nany第一次捞上蓝色的鱼鳞时以为Sun生病了

结果Sun又塞给他一大把鱼鳞

Sting把Sun蜕下的鳞都放在池子边的一个小箱子里

说是留作纪念


很多年以后,那个箱子回到了魔界第二大将领混血魔族Sting· Bennett 手中

蓝色的鱼鳞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仍像过去一样坚硬

裹在黑色袍子里的将领将它们一片一片的擦净嵌在黑...

 
01 Jan 2017

之后【贰】

sting找回了一名蛛系的残存者。

传闻中的蛛系成员狂妄自大,残暴嗜血。

因为他们天生便有的实力。

但是sting从门里捡回来的这名蛛系看起来与众妖魔鬼怪记忆中的蛛系完全不同。

这个小家伙看起来蛮可爱的。

长发的蛇尾女冲着一旁的鹿角女递了个眼神,慢悠悠的甩着深紫色的长尾靠近窝在角落里的蛛系。

结果被刺穿了咽喉。

坐在王位上的魔王大人‘嘭’的一声出现在Nany面前。

【你是属于我们的,欢迎回来】

蛇尾女面色幽怨的瞪了Nany一眼,在鹿角女的轻笑中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sting让矮小的蝠魔在奖金栏里填上‘两池水’又去了魔王的宫殿搬走了魔王剩下的饮水。

然后就走了。

Nany...

18 Dec 2016

瞎编(伍)

我不能给你全世界

但是

我的世界

全部给你

【垃圾,谁要啊】

谁要啊

麻痹你不要我他妈自己留着

草你爸爸

日你先人

就算你当做垃圾

它也是我的全部

我的全部

马勒戈壁的你个混蛋

傻瓜就应该找个笨蛋过日子

才不找混蛋呢

呸。

 
13 Dec 2016
1 2
© 君以外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