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那样走着走着,人就不见了。

楠语总是觉得那个人一直陪在他身边,跟的紧紧的一步也没离开过。

然后呢?

楠语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镜面不发一言,看着镜面里的自己表情从平静到戏谑到愤怒最后缓缓蹲下抱住膝盖啜泣着。

然后呢?然后他开始仗着自己被爱着为所欲为。先是承认与女星的绯闻为那个三线艳星炒热度,又被爆出与老总女儿的恋情,再是和高官之女的婚外恋。

“可是…可是我也只是想让她对我撒撒娇,像那些女孩一样……”

“但是你确实做了,那些事,你都做了。”

熟悉的,微微有些沙哑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楠语紧盯着镜面。

不像他平日里厌恶的,毫无存在感宛如人偶的徐姜,镜里的徐姜满眼悲伤,双臂紧抱着自己,略微...

 
05 Aug 2019

死亡游戏系列

写的不好
请多指教Ծ ̮ Ծ
----------------------------
【又一个人说要和我绝交。
讲真你们烦不烦……
张,吴,李,宋,赵,贾,朱。
都没重样的……
不知道我们班有没有上微博的
怕他们看到啊哈哈。
什么叫“让孤独的人加入我们”
一个比一个弱。
第一个起码还撑了两个月。
姓朱的同学两天就跑了好吗……
什么叫“因为你字差”
这个绝交理由烂爆了……
而且我只是给你看了一下我的相册而已。
已经有人恶趣味到想看我因为被绝交哭出来的样子……
所以过来挑我的“伤疤”……
给那个SB灌了半瓶可乐加四颗薄荷糖。
胃出血什么的喜闻乐见啦。
来啊!互相伤害啊!
你有本事来找我,你有本事怼我啊!
混社会又如何?
遇到疯子不是照样被砍...

 
23 Jul 2016

界战

我就是想打界战的tag
这个攒了两个学期了(。・ω・。)ノ♡
写的不好
请多指教Ծ ̮ Ծ
---------------------------
一.

  秋准抱紧了青金的脖子,眼中流露出不安。青金挪了挪手,把秋准抱的更紧一点。可小孩还是紧紧抱着他的脖子,有些焦躁不安的蹭来蹭去。“怎么了?这么着急?”青金拍了拍秋准,示意秋准松松手,他的脖子要断了。“落落哥,中央控制区。”小孩子软软的声音传过来,青金没多说,给奇黎发了简讯,让他去中央控制区找落渠。“好了,你落家哥哥就交给奇怪兽了,我们去找你大哥!”说罢,抱着秋准向雪山深处走去。

二.

  当落渠昏昏沉沉醒来时,浓重的血腥味熏得

 
21 Jul 2016

死亡游戏系列

脑子里满篇血腥暴力梗怎么办??!!!
T^T
-----------------------------
“呐……”
“嗯?啊!一上来就抱抱~怎么了?”
“你爱我吗?”
“诶?你傻了吗?我最——爱你了”
“你爱我吗?”
“我最爱的就是你了!怎么了?”
“你爱我吗?”
“怎么了?不要闹了,我还要工作呢。”
“你爱我吗?”
“好了!快回去!我很忙的!”
“你爱我吗?”
“我……你要做什么!收、收起来!我最爱你了,你不信吗?”
“你爱我?”
“啊!走开!疯子……你这个疯子!走开!”
“你爱我……”
“啊嗯……对不起!对不起!啊啊啊!我错了……”
“你爱我……”
“我错了……呜呜……是她勾引我的!都是她!啊!”
“没关系,你爱不爱都没关系了。...

 
21 Jul 2016

死亡游戏系列

写的不好
请多指教(*/ω\*)
------------------------
长尾巴的猫弓着背,冲矮柜下的哈士奇龇牙。
那只哈士奇不但没放弃,反而开始狂吠起来。
“阿东,别总欺负阿西!过来洗澡!”
黄鸬走出浴室,拎出迅速藏在床下的哈士奇。
“呜……嗷呜~嗷呜!”
阿西见哈士奇哀嚎着远离,舔了舔毛,跳下矮柜。
然后被地上突然出现的人给吓得炸了毛。
“怎么了?阿西你叫的这么惨烈?”
听到猫的惨叫,哈士奇兴奋的甩了甩毛。
“末末!怎么了!!不是说是简单的任务吗!!”
黄鸬没去管被阿东甩了一身的水,躺在地上的人让他有些不安。
迅速的从枕下掏出针袋,拔针,施针。
地上的人却化作白光散去。
随白光而来的,是针袋上石牌泛起的红光。
“...

 
20 Jul 2016

死亡游戏系列

写的不好
请多指教(*/ω\*)
---------------------------
  站在小巷中央的男人低头看着自己半透明的双手。一群小混混笑骂着踏过地上的尸体。男人麻木的看着他们穿过自己,最终缓缓地蹲坐在尸体旁。
“变成鬼了吗?”
几个抄近路的学生匆忙奔过,穿过男人直奔巷口。
男人想起了七天前那个女人发给他的几条短信。有些委屈。
“嘁,明明是她自己看不住男人,还怪到我头上了。我是直的好吗?”
刚刚传过来的脚步声好像停住了。
“你好,我叫阿绣。”
男人猛地起身,与面前的人对视。
“呃……我能看到你,不用太激动。”
阿绣揉了揉一头乱发。他随便走走都能碰到灵,今天可以去买彩票了。
“我是术士,可以签订契...

 
19 Jul 2016

死亡游戏系列

一些断断续续的小故事
都是闲来无事的脑洞
后来整理整理就有了这么几个系列
人物,剧情什么的请不要在意
写的不好
请多指教(*/ω\*)
-------------------------
“Yoooooo~嘿!”
囹圄扛着火箭筒,盯着突然从树丛中蹦出来的小狼。
“嘿!七哥!你在干嘛?”
小狼像平常一样,甩着大尾巴跑到囹圄面前。
“……走开。你来做什么。”
挂在尾尖的石牌,唇边露出的尖牙。这让囹圄有些迷惘。
为什么小狼也被牵扯进来了?
“发呆?七哥你在小看我吗?”
少年清脆的嗓音唤回囹圄的思绪,抬眼便是许久未见的利爪。
“轰————”
爆炸声响起,囹圄呆滞的跪坐在保护层里。
我刚才听到了什么?
囹圄抬眼望去,满目疮痍。
熟悉的气息似乎...

 
18 Jul 2016
© 君以外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