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故人

双白

白师兄:“你在哪呢,我去看看你。”
白师弟:“没事,师兄我能打过他们的……”
白师兄:“我没想帮你,就是去看看你。”
白师兄:“顺便开红玩会。”
白师兄:“然后再给你个傻子两刀。”
白师弟:“……QAQ”

白师兄:“啧……”
白师兄:“你们欺负完我小师弟就走?”
白师弟:“师兄那个我能打过他!”
白师弟:“混蛋你和我打一架啊!”
白师兄:“……”
白师兄:“回来,师兄和他打。”
白师弟:“谢谢师兄!哇,师兄你人这么好!”
白师兄:“……你师嫂很好。”
白师弟:“???”

白师兄:“你师嫂傻傻的但比你要聪明。”
白师弟:“啊?”
白师弟:“哦。”
白师兄:“而且是醋精。”
白师弟:“哦。”
白师兄:“所以你千万别招惹她...

19 Mar 2018

之后【伍】

魔王发火了

不论平日里妖精怪物们如何搞怪作乱

魔王也会陪着大家一起玩闹

这次不一样


上界的守界军突然闯进下界

进行了一场屠杀


是真的想赶尽杀绝啊

魔王抖着手说出这句话

Nany早已哭喊着要去上界杀了那帮狗货

一只年龄很大的藤妖控制着他

蛇女漂亮的蛇尾被砍成了几节

鹿女那对可爱的鹿角连着她的头消失不见

蝠魔的尸体遍布在大殿之上血液浸染着那些华美的雕饰


Sun拎着挂在架子上的那柄长枪冲着界门大吼

黑色鱼尾上沾满金色的血液

人鱼族最强悍的将领的后人终将继承血脉中的力量


嘴角溢出的鲜血和嘶哑的吼叫昭示着他将失去声音

失去了声音的人鱼

Sting还没教...

18 Jan 2017

瞎编(柒)

那么

你希望我说什么?

我的朋友?

抱歉,从一开始你就是颗卒子。

没有为什么。

我开心就好啊。

随意的排兵布阵,随意的进攻防守,随意的出谋划策。

都无所谓啊——

没有输赢,没有结果。

你过了河与不过河结果一样。

下到一半的残局,只不过是即兴过后的产物。

对啊,一丁点的用处也没有。

你的死活无关于我。

我唯一感兴趣的只有下一局游戏。

你会是棋子,还是下棋的人呢?

17 Jan 2017

かなしみのなみにおぼれる

寒冷刺骨。


透明无色的冰冷液体包裹着我。


听到了,那些话。


它们狠狠的扼住我的喉咙,试图将我拽进更深更冷的地方去。


听到了,那些笑声。


它们堵塞住我的口鼻,不让氧气与水进入半分。


尝试着伸出手去呼救,却从不知名的位置传出了温柔的声音


“放弃吧。”


那就放弃吧。


左胸腔处传来的疼痛,逐渐传至全身。


能够看清的只有模糊的几个人影,于是不管不顾的伸出手求救。


温柔的声音便又传了出来


“没用的,放弃吧。”


从更深处却传出了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听起来无助又可笑


“拜托了,谁都好,请救救我啊。”


那可笑的声音逐渐消失了...

16 Jan 2017

瞎编(伍)

我不能给你全世界

但是

我的世界

全部给你

【垃圾,谁要啊】

谁要啊

麻痹你不要我他妈自己留着

草你爸爸

日你先人

就算你当做垃圾

它也是我的全部

我的全部

马勒戈壁的你个混蛋

傻瓜就应该找个笨蛋过日子

才不找混蛋呢

呸。

 
13 Dec 2016

瞎编(叁)

唔……
我是爱着这个世界的。
我也爱着你们。
但,见到亡人时的冷漠。
使我自己都有些恐惧。
为什么不害怕?
为什么会如此兴奋?
异样的情绪。
相信我,我是爱着你们的。
即使收不到别人的爱意。
我仍旧爱着你们。
我仍旧爱着。
什么?

11 Dec 2016
© 君以外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