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那样走着走着,人就不见了。

楠语总是觉得那个人一直陪在他身边,跟的紧紧的一步也没离开过。

然后呢?

楠语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镜面不发一言,看着镜面里的自己表情从平静到戏谑到愤怒最后缓缓蹲下抱住膝盖啜泣着。

然后呢?然后他开始仗着自己被爱着为所欲为。先是承认与女星的绯闻为那个三线艳星炒热度,又被爆出与老总女儿的恋情,再是和高官之女的婚外恋。

“可是…可是我也只是想让她对我撒撒娇,像那些女孩一样……”

“但是你确实做了,那些事,你都做了。”

熟悉的,微微有些沙哑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楠语紧盯着镜面。

不像他平日里厌恶的,毫无存在感宛如人偶的徐姜,镜里的徐姜满眼悲伤,双臂紧抱着自己,略微紧张的靠在身后的墙上。

就像他父母笑着提出离婚的那天,徐姜看着自己的东西被搬出住宅的样子。

“但是……”

“但是你是我的丈夫,我应该讨好你应该接受这些,应该无条件支持你,对吗。”

嘲讽的语气略带着哭腔,楠语盯着镜面瞪大了眼,他盯着徐姜泛红的眼圈,盯着徐姜身边一部部响着铃的座机。

他看着徐姜在座机中穿行,一部一部的接起话筒打开免提,听着那些或温润或娇纵或甜美的声音讲出他从来没听过的侮辱咒骂,最后都汇集成一句——

“徐姜,你这个**怎么还不去死?”

听到这句话的徐姜像是放下沉重的包袱一样松了一口气,面带微笑的站在房间尽头的门前看着楠语。

“我本以为凤栖梧桐,结果竟是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散便散吧,我不后悔。”

楠语看着徐姜转身,开门,关门,消失不见。

“她真的走了,永远也不回来了。”

镜中那人与他一样的站姿,看着同样的方向,只是门已消失。

“你只能被锁在这,哪都去不了。”

“你活该啊哈哈哈哈哈……”

“滴——楠语老公快起床呀!今天又是雅雅宝宝爱你的一天!mua!”

甜甜的少女声音叫醒了楠语,那是已经和他谈婚论嫁的老总女儿谭雅雅,撒着娇在他手机里录下这个闹铃。






脑洞,后面是渣男火葬场

05 Aug 2019
 
评论
© 君以外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