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故人

双白

白师兄:“你在哪呢,我去看看你。”
白师弟:“没事,师兄我能打过他们的……”
白师兄:“我没想帮你,就是去看看你。”
白师兄:“顺便开红玩会。”
白师兄:“然后再给你个傻子两刀。”
白师弟:“……QAQ”

白师兄:“啧……”
白师兄:“你们欺负完我小师弟就走?”
白师弟:“师兄那个我能打过他!”
白师弟:“混蛋你和我打一架啊!”
白师兄:“……”
白师兄:“回来,师兄和他打。”
白师弟:“谢谢师兄!哇,师兄你人这么好!”
白师兄:“……你师嫂很好。”
白师弟:“???”

白师兄:“你师嫂傻傻的但比你要聪明。”
白师弟:“啊?”
白师弟:“哦。”
白师兄:“而且是醋精。”
白师弟:“哦。”
白师兄:“所以你千万别招惹她……”
白师弟:“哦。”
白师兄:“……你师嫂很可爱的。”
白师弟:“嗯。”

白师弟:“我师兄特帅特踏马可爱!”
白师弟:“我能吹他一辈子!”
白师弟:“我师嫂也特别可爱!”
云梦妹子:“哇,那我要撩他嘿嘿嘿~”
白师弟:“……”
云梦妹子:“快点快点你师兄叫什么啊?”

云梦妹子:“噫——”
白师弟:“?”
云梦妹子:“你师兄好凶啊,一点也不可爱……”
白师弟:“可能……”
云梦妹子:“而且他发现是你了……”
云梦妹子:“他说白白死定了。”
云梦妹子:“先溜为敬。”
白师弟:“……”
白师弟:“我靠!!!”

白师弟:“师兄!!!!”
白师弟:“师兄我错了!师兄我知道错了!”
白师弟:“师兄我真的知道错了!”
白师弟:“师兄对不起我再也不作妖了!”
白师弟:“师兄你说句话啊……”
白师弟:“师兄师兄我真的错了!”
白师兄:“……”
白师兄:“师兄特别好玩?”
白师弟:“没有!我没说!”
白师兄:“……你知不知道你是有师嫂的?”
白师弟:“知道……”
白师兄:“你知不知道你师嫂是会醋的?”
白师弟:“知道……”
白师弟:“师兄对不起。”
白师弟:“师兄我再也不作妖了。”
白师兄:“嗯,白白乖乖的。”
白师兄:“去玩吧。”
白师弟:“嗯。”

白师兄:“离你江师兄远点,别总和他一起玩。”
白师弟:“啊?”
白师兄:“他身边是非太多,你这纯和性子怕是要吃大亏。”
白师弟:“嗯!听师兄的!”
江师兄:“白白出来玩啊!今天去云梦汤池哦!”
白师弟:“这就来!”
白师弟:“师兄那我走啦?”
白师兄:“……去吧去吧。”

白师弟:“师兄……”
白师兄:“嗯?”
白师弟:“江师兄他又被人追杀了……”
白师弟:“好多人看着他笑,一边笑一边说你怎么这么可爱。”
白师弟:“真的是可怕啊,像是……”
白师兄:“这些人没事闲的吗?”
白师弟:“她们还在暗影楼挂悬赏,为了看江师兄的遗迹。”
白师弟:“怎么会有这么令人讨厌的人呢?”
白师弟:“为什么江师兄还是很喜欢和她们在一起玩?”
白师兄:“……过来和师兄挖矿,在一旁看我刨石头会开心吗。”
白师兄:“好好练功,回头砍回来。”
白师兄:“别总和你江师兄在外面玩,他认识的那些人都不是好想与的。”
白师弟:“嗯。”

白师弟:“掌门,师兄怎么大半个月没有人影了?”
掌门:“你师兄已下山成家。”
掌门:“他没告诉你?”
白师弟:“……没有。”
白师弟:“谢谢掌门。”

司礼:“一拜天地。”
司礼:“二拜高堂。”
司礼:“夫妻对拜。”
司礼:“送入洞房——”
客人:“这可真是郎才女貌,当真是一对佳侣呀!”
客人:“听说白家大公子曾离家出走到武当山拜师学艺来着。”
客人:“是啊是啊,后来遇到了吴姑娘这心就收回来了,最后把人带回来成亲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呢。”
客人:“我们这些老家伙也就只能祝这对年轻人百年好合啦哈哈哈。”

白师弟:“……”

一对新人对坐在大红缎被边相视而笑,两人接过一旁喜娘递过来的酒盏一咽而尽,浓情蜜意间完全没有发现房顶被人掀起一片瓦片透出一丝夜空。
白远辰坐在房顶,双颊泛红,手边放着喝了一半的酒坛。挺好的,师兄回家了,他想。
瘫坐在房顶的白远辰顺着空隙看屋内两人聊着情话,最终在他们熄灯之时抱着一摞酒坛歪歪斜斜的轻功离去。

“那就……有缘再见了。”

白师弟:“掌门,我走了。”
徒见欺:“嗯,再也不回来了。”





这里楚留香玩家ID徒见欺,所在区服千年调·虎啸龙吟

怀念我的师兄

目前已经弃坑

不回去了

19 Mar 2018
 
评论(3)
 
热度(1)
© 君以外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