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叁】

Nany很喜欢那只人鱼

傻傻的,会捞糖给Nany吃

魔王在水池底铺了厚厚一层糖

说是有情趣

有个鬼的情趣!Nany一边含着糖一边想着

Sting说过很多次,不要让Sun吃太多的糖

Sun最近在蜕皮

蓝色的鱼尾从尾尖到腰部逐渐变黑

Nany第一次捞上蓝色的鱼鳞时以为Sun生病了

结果Sun又塞给他一大把鱼鳞

Sting把Sun蜕下的鳞都放在池子边的一个小箱子里

说是留作纪念


很多年以后,那个箱子回到了魔界第二大将领混血魔族Sting· Bennett 手中

蓝色的鱼鳞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仍像过去一样坚硬

裹在黑色袍子里的将领将它们一片一片的擦净嵌在黑...

 
01 Jan 2017

之后【贰】

sting找回了一名蛛系的残存者。

传闻中的蛛系成员狂妄自大,残暴嗜血。

因为他们天生便有的实力。

但是sting从门里捡回来的这名蛛系看起来与众妖魔鬼怪记忆中的蛛系完全不同。

这个小家伙看起来蛮可爱的。

长发的蛇尾女冲着一旁的鹿角女递了个眼神,慢悠悠的甩着深紫色的长尾靠近窝在角落里的蛛系。

结果被刺穿了咽喉。

坐在王位上的魔王大人‘嘭’的一声出现在Nany面前。

【你是属于我们的,欢迎回来】

蛇尾女面色幽怨的瞪了Nany一眼,在鹿角女的轻笑中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sting让矮小的蝠魔在奖金栏里填上‘两池水’又去了魔王的宫殿搬走了魔王剩下的饮水。

然后就走了。

Nany...

18 Dec 2016

瞎编(伍)

我不能给你全世界

但是

我的世界

全部给你

【垃圾,谁要啊】

谁要啊

麻痹你不要我他妈自己留着

草你爸爸

日你先人

就算你当做垃圾

它也是我的全部

我的全部

马勒戈壁的你个混蛋

傻瓜就应该找个笨蛋过日子

才不找混蛋呢

呸。

 
13 Dec 2016

瞎编(叁)

唔……
我是爱着这个世界的。
我也爱着你们。
但,见到亡人时的冷漠。
使我自己都有些恐惧。
为什么不害怕?
为什么会如此兴奋?
异样的情绪。
相信我,我是爱着你们的。
即使收不到别人的爱意。
我仍旧爱着你们。
我仍旧爱着。
什么?

11 Dec 2016

关于Nany(一)

Nany不断地在侧壁上借力,试图减缓下落的速度。

并没有什么用处,漆黑的地洞深不见底。

[我做错了什么?]

突然冒出的想法让Nany停了下来,任由自己下坠。

[我做了什么?]

上学,和同学外出,和父母一起快乐的生活。

很正常的高中生。

到底为什么?让我背负如此的罪名?

怪物?变态?杀人犯?

[因为是个异种?]

伸手掰断生于背部的坚硬触爪,剧痛让Nany蜷了起来。

一根,两根,三根……八根。

但伤口处长出了更长的触爪。

[为什么?]

异种?我为什么会变成异种?

明明很努力的让自己变得和大家一样……

已经和大家一样的……

我和你们就是同一类人啊……

怎么会是异种...

07 Dec 2016

回忆(二)

真的是太糟糕了。
thief想着。
竟然被人家的正牌女友找来了啊!
看着一旁的小姑娘,thief简直要笑出来。
“你这绿龟是谁啊!”
噗!绿龟!
thief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话说这个小孩子嘴真是毒……
“娘货!你怎么又穿的这么骚就跑出来了啊!”
娘……娘货?
“大白刮子你别说话!”
大……大白刮子?
小男生和小姑娘吵的越来越疯,隐约有些动手的意思。
两个红色的人形物体将两人分开。
thief收起画卷颤抖着拍了拍竹染的肩膀。
“绿…绿龟,该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竹染将笑的发疯的thief推到一边,脱掉了身上的披肩。
“别忘了我们的任务。”
远处的大河似乎有些不平静。
“我们只是来抓人的。”
波涛汹涌,水声四起。
那你刚才玩的...

 
28 Oct 2016

回忆(一)

幼圆认识竹染是在大学入学那年。

当时的幼圆正被一名大二的学姐指责勾引男人。

幼圆的内心是握草的。

可谁叫他穿了那件骚包的粉V领衫。

周围围了一圈摩拳擦掌的学姐,像是要做什么。

情急之下,幼圆把那个学姐的杀马特男友拽到了身边。

“我就是抢你男人怎么啦!”

Thief表示天然呆切开都是黑。

竹染微笑着让她去拽住那个小男生时,她还觉得没什么。

但是竹染突然靠近了她。

“红红,是我对不起你!放过他好不好。”

thief的内心是握草的。

麻蛋的这货什么时候觉醒的影帝技能!

除了那个小男生,周围大部分的人都听见了这句话。

不少看起来深受第三者毒害的妹子挺身而出。

穿的很可爱的...

 
18 Oct 2016

之后【壹】


看守着人界入口的魔族为了一条人鱼引导了两界的战争。

魔王表示很欣赏他。

“不愧是我留下的恶魔!有魄力!够深情!”

据某位领主猜测,可能是因为sting打了天界的脸。

毕竟魔王和天界的那位相爱相杀不知多少年。

战争开始的第二年,这只魔族抱着他的小人鱼回到了下界。

人鱼浑身是伤,已陷入沉睡。

“幸好界限逐渐稳定,不然会要更久才能回来。”

金发的恶魔如是说着,随手掰断一只伸向他头发的手。

又染上了红色。

sun的情况很糟

他不适应魔族被鲜血污染的海水。

sting每天都去魔王城堡“拿”走几大桶水。

魔王很心塞,城堡的水循环系统没有水。

他用不了马桶。

就这样过了几十年,...

02 Oct 2016

幻想


他占了树下最舒服的地方,见你过来挪了挪,留出一半的地方。你学着他躺在草地上晒太阳。

你们一直躺到第三节课下课,他把你叫了起来。

树林中传出几声娇笑,你觉得很熟悉。他拽了拽你的衣袖,告诉你这是他刚才看到的现场版里的女主角。

“王凉?你怎么在这?”

树丛中走出的女生语气中带着惊讶,眼底却满是嘲讽。

王凉?你看着拽着衣角的他,松了一口气。伸手拉起他的手。

“我是陈西远,王凉己经死了,请你不要开这种玩笑。”

听完你说的话,女生有些厌恶的摇了摇手,她身边的男孩看了你一眼,独自走向了停车场。

“王凉,我和你交住了两年,你的那些小心思我一清二楚。陈西远就是死了,也不是多这种垃圾能肖想的!真是...

29 Jul 2016

幻想

今天的很少,抱歉。(。í _ ì。)
-----------------------------

你仔细想了想,终于记起了这个娇小的女生是他交往了两年的女友。你看了他一眼,这是要多倒霉才能在一天里碰上两回这种事。

女孩子磕磕巴巴的说着俗气又老套的情话,你有些想不通他为什么会看上这个女孩。

明明我比她好那么多。

你被自己的想法吓到,条件反射的转头看他。他低着头,脸颊鼓鼓的,有些委屈的样子。你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被他一掌拍掉。

被告白的男孩子说了什么,等你回神继续听时,只剩下女孩的抽泣声。他起身走向树林边缘,那里有最大最漂亮的柳树。你犹豫了一下,起身跟了上去。...

27 Jul 2016
1 2 3 4 5
© 君以外害 | Powered by LOFTER